26岁我成为了一名独立心理咨询师

  “为什么要选择心理咨询?”这个问题直到我成为独立心理咨询师的现在,也没有明确的答案。

  我只知道在高二那年,即将选择出国读书的本科专业,我就已经定下了这个目标。一天午后,我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,和父母一起看着电视里的情感节目。镜头落在心理专家发表点评时,我鼓起勇气,手指微微颤抖地指着电视,侧着脸看着父母,稍显羞涩地说,“有一天我要成为她们,这是我想做的事。”我的双颊发红,心里砰砰跳,在说完的那瞬间,如释重负。父母笑着说,“很好呀,哪天要是上电视了,就出名了。”

  其实,我想做的并不是坐在节目上做心理调解或者情感分析,我只是喜欢作为倾听者和陪伴者的角色,还有和情感有关的事物。

  我很喜欢听别人聊天。刚上初中时,周末的一晚父母在闲聊,说起同小区的同事家孩子,近期被医生确诊为抑郁症的事情。我起初对抑郁症的概念就等同于死亡,新闻说过,香港演员张国荣坠楼自杀身亡是因为抑郁症。

  我当时害怕极了,仿佛闯入夜幕的森林里,空无一人,心砰砰直跳,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颤抖,大脑有个声音一直在抗拒:“不可能吧,这怎么可能呢,她才和我一样大。” 脑海中,立即浮现出和她在学校合唱团的画面,还想起训练结束后拿错书包的乌龙经历,那是去年,我最后一次见她。

  父母似乎也不太能理解。妈妈表示惋惜,连连说道,“真是太可怜了,怎么小小年纪就得抑郁症。” 她又继续说道,“估计压力太大了,她们夫妇都很重视成绩,估计逼着孩子了。” “听说,她们夫妻关系也不和,总是吵架。”爸爸补充道。

  从那时候开始,我记着,小孩子也会得抑郁症,因为压力太大就会生病,而且这病会死。

  初二下,我的成绩就像过山车似的,起起伏伏。有段时间,打破了我史上最差成绩记录,每科都跌入低谷。面对老师和父母,如同酷刑一般,我知道,我又让她们失望了。

  那时候,我把悲伤藏在了被窝里,把痛苦藏在了心里。我总想着,躯体生病很容易被看见,家人就会带我去看医生。而持续性的痛苦情绪同样也影响着我,心理会不会也生病呢?有那么一瞬间,我想到那个抑郁症的女孩,后来转念,我又不想死,应该不是抑郁症。如果不是抑郁症,心里难受,该找谁帮忙呢?

  双周一次的心理学课是最轻松的课,课上有各种新奇的活动和体验,第一次听到这些问题,“你是谁?你想成为谁?”心理老师还会发每月心理小报和杂志,那里有我期待的 “知心姐姐问答”的栏目,每个问题都讲出我的心声,每个回答都深入我心。

  在一次偶然,我漫无目的地散步到了学校最角落的办公室,心语园,我知道这是心理老师的办公区。曾听人说,这个办公室是学校最漂亮的,有带颜色的墙壁,有舒适的沙发,有摆放的杂志的书架,还有有各种绿植花朵,和其他办公室不同。

  学校有两个心理老师,此刻在办公室的,是一位陌生的年轻老师。当我羞涩地往办公室探头,她很快就看见了我,微笑问着,“你在找谁吗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忘了自己如何回答,只记得相视一笑,就被邀请进办公室,闲聊了一会。这次的闲聊,没有什么主题,我滔滔不决地说了一堆,各种压力事件。老师更多在认真聆听着,身体前倾并看着我,时不时说道,“嗯嗯”“然后呢?”“你感觉如何呢?”“是不是觉得很难过,没有人能理解你呢?”“谢谢你和我能和我说你心里的秘密,讲出来后是不是感觉好多了?”“如果你以后需要聊聊,可以随时来我的办公室和我说哦。”她简单而温暖的话语就这样安抚着我。

  在剩余的学期,当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,总会想到她,或者主动找她交谈,很多时候能点亮我心中的光芒。这段经历是我走上心理学道路上很大的动力,我希望成为像心理老师那样的人。

  我本科出国读书,高二就得准备材料,选择专业。和家人商议时, 我表示想选择心理学,他们都不能理解,展开了七嘴八舌的谈论,不时地抛出一堆问题和建议。我身处其中,明明是自己的事,却仿佛不是我能决定的。

  心理医生就像被人当成情绪垃圾桶,要面对好多精神病人,就是神经病,疯子,变态,心理要多强大才受得了,你觉得你可以吗?

  听说,心理医生好多都是心理有病的人才当的,有的人做着做着,自己也有病了。

  有的长辈带着固化的想法提建议,还是学金融,出来后好找工作,体面,学心理学,找不到什么好工作。或者选择其他专业,回国后考个公务员或老师更好,稳定,压力也不大。”

  这样的话,我听了很多遍,家人就希望我放弃这个专业。我也一度想放弃,想到自己要面对精神病人就有点怕,电视剧演的,那些失心疯的人,要被锁在精神病院的,不然放出来会攻击人。我也会想到,未来工作的问题,要是家里花费了那么多,毕业后没找到工作,除了觉得丢人,就是对父母感到愧疚,那我该怎么办。

  在全家人都反对,自己的部分想法也有所动摇时,另一部分的想法会跳出来,快去找找证明你是对的理由。于是,我做了各种测试,比如MBTI职业性格测试,测出的性格和气质类型都很适合和咨询相关的领域,适合的职业是心理咨询师。期间,我找了暗恋的男生聊天。当他听说,我想选择心理学为专业,他觉得很适合我,因为我喜欢聆听和善解人意。被喜欢的男生鼓励,加深了我对选择心理学的专业的坚定。

  根据测试结果和朋友的反馈,似乎都证明我适合学心理学专业,但并未完全消除我之前的担忧,直到和另一个朋友谈话后。

  朋友曾听心理老师说过,老师曾在医院的精神科实习,一开始会惶恐不安,也会担心病人是否会像电视剧上演的那样。实习后,发觉医院里是很安静的,但不阴森,也没遇到所谓的变态或疯子,病人们吃了药是很乖的。这一说,我顿时放下之前的担忧,原来精神病院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。

  朋友和我说过她姐姐的故事,留学回来的姐姐从来都是乖乖女,本科专业、毕业后的工作、以及婚姻大事都是父母选的。她曾因没生出男孩,被婆家和丈夫瞧不起,一度闹离婚,后来二胎是男孩,才维护了这段岌岌可危的婚姻。朋友说,她总看到姐姐偷偷地流泪。照片中的姐姐长得很漂亮,听说成绩很好。我和朋友感叹着,好可惜,姐姐这么优秀的人,明明可以有更多的选择,走自己喜欢的人生,何必这么委屈求全呢。

  这次的聊天让我觉得,听父母的话,不一定有好的结果,尤其是重大的选择,一定要听从自己内心。

  本科期间,每天背着厚重的教科书,奔往不同的教室,上着各种心理学基础课程。房间里的桌面堆满了一摞摞的书籍,影印版的文献还夹杂在其中。每日必做事项,早晚登入blackboard,确认今日推荐阅读、提交论文的deadline、每周小测和3次大考的时间。

  日复一日,相比学习其他通识课程,户外教学、动手实践、甚至无需大量阅读,学心理学真枯燥又心累,这和我原来想象如此不同。我想着应该是像《心灵捕手》中桑恩和威尔那样,面对面坐在咨询室里,相互聊天的场景。

  学心理学还耗时,玩乐时间也被压缩,每次外出活动,我基本都会很委屈地指着厚厚的教科书,说道我不出了,还有100多页没看完。朋友会翻个白眼,打趣道,学心理学还真不容易,连出去玩都没时间了,你看学商科的人就不一样。

  这么一说,内心里还真想转专业,还不如学商科,学习轻松,未来还好找工作赚钱,哪像心理学那么无聊又苦逼,毕业还等于失业。每次这么想,我的另一个部分的想法又会跳出来,你可是当着家人面前,信誓旦旦地表示过自己喜欢心理学专业,想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决心,可不能轻易放弃,不然就证明你错了,父母是对的。

  当听到同上心理学课程的其他专业的同学说,心理学真的很无聊,考试还很难,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学的。我心里都有些小兴奋,毕竟这是我的领域。

  通过学习才了解到,心理学有细分不同专业,心理咨询的方向属于临床心理学,研究生才会有课程。如果选择临床方向,还需要申请临床心理学的博士。而我对博士望而却步,这个专业至少读5-7年,毕业后,需要在督导下实习几年,才能考取执照,正式执业。我想了想,这不和读医一样,何时才能毕业呢?

  我曾只了解到博士申请,却很少关注硕士申请,总以为做心理咨询一定要博士学位。

  在一节写作课上,我遇到一个女生。她总坐在我右边的位置,靠近讲台和门。彼此除了小组活动,更多只是礼貌性交流。

  一次,我从教室外进门,瞄到她桌面上放着一本书《family and marriage therapy》,立即引发了我的好奇,转向她,问道“这本书在哪买的?” 正在写作业的她,抬头看向了我,指着那本书, “这是我的教材哦。”这激起我更强的好奇心,如获珍宝一般,连连发问。她表示自己是家庭与婚姻治疗专业(MFT),后了解到我学心理学,欢迎我未来选择这个专业。就这样,双方都打开话匣子,她也很兴奋地告诉我目前的学习状态,我则听得津津有味,沉浸其中,脑海中也浮现出自己未来的画面。

  后来我将本科中的MFT相关课程一一收入课程表中,情感关系类相关的课程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,就连上课、看书、写论文、考试都很有动力。这才是我心心念念想做的事。

  Congratulations, youre in! MFT的系主任在电话那头和我说,我被录取了。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让他再说一遍,他再一次很兴奋地说,你被我们系录取了。10分钟的电话面试结束,顿时,悬着的心放下,心中开始放烟花,让还未倒过时差的我,瞬间清醒。

  我们的专业有单独的教学区,离主校区20分钟的路程,处于雪城市中心,名为“Peck Hall”。我特意搬到附近,就在马路对面。Peck Hall是1896年的古老建筑,翻新后有现代的气息。它有5层楼,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功能,而我最常跑的一楼和三楼,分别是教室和咨询室。

  线下课程几乎都在上午,一节课就整个上午。我们是小班教学,都不超过30人,同学们来自世界各国,绝大部分是美国当地人,只有3个女生来自亚洲,1位马来西亚姐姐,而我和rui则来自中国。

  闹钟每日准时7点响起,我从睡梦中惊醒,习惯性地先望向窗户,大雪漫天,风在怒嚎着,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,“又是这鬼天气”,完全不想从被窝里钻出来。这里的冬天长达8个月,即使待了快6年,依旧无法适应。洗漱完毕,裹着厚重的毛呢大衣和羊毛围巾,穿上长筒毛靴,带上饭盒和笔记本,鼓起勇气,踏出了家门。开始着上课、咨询、督导、写个案记录和论文的日子里,一天又一天。

  在咨询中,我总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来访者,她们会带着各自的痛苦来到咨询室里,并期待作为咨询师的我能够治愈她们。当她们踏进房间的那一刻,心理咨询的旅程就开始了。我感觉到自己有很多的角色,不仅是倾听者和陪伴者,有时候更是冒险家。我需要给她们提供安全的、稳定的陪伴,且需要认真倾听和共情,同时还需要鼓励她们,跟随我们进入未知的、冒险的地方。

  咨询师被来访者赋予特权,让我进入她们的人生,这不仅帮助我更好地了解她们,也让我更好地了解自己。我也会在来访者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,看到曾未处理的问题,我会抓狂、愤怒、甚至无力。督导的话常萦绕在耳边,“记得你也是一个人,你也会犯错,你也有复杂且难以处理的关系,你也出现负面情绪。留意并接纳这些部分,反思这些部分带来的影响。”

  和我同组的马来西亚姐姐,由于家庭,跨文化的适应,和实习压力,她最终转学回到马来西亚。我还知道其他同学,因为各种原因,经济、家庭、职业选择的问题而离开了。

  我时常望着Peck, 这栋常见被大雪覆盖的砖红色外墙的古老建筑,有多少人曾怀揣着希望进入这里,又有多少人坚持不下提前离场。偶尔会想到离开的同学,原来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,读研不是人生必选项,心理咨询更加不是。适应的人会留下,不适合的只能放弃。

  决定回国后,我带着不安又新鲜的心开始寻找人生第一份工作,反复修改中文简历,下载各种招聘APP,日日刷新相关就业信息,根据匹配度投递简历和面试。期间,家人也推荐了几个相关的工作的机会,我也一一去尝试。

  经家人推荐,我有幸和三甲精神病专科医院的院长交谈,由于当时没有考资质,他建议我走行政管理岗位。他也表示,对于刚回国的应届生,还是要适应中国国情,心理咨询在国内的发展参差不齐的,而且那么年轻,直接做心理咨询会比较困难。听到权威专家这么说,我竟一时不知所措,仿佛心中燃起的熊熊烈火被突然浇灭。家人听到这个消息,连连认同,认为行政管理岗是很好的机会,医院离家近,高薪稳定,且有工作前景。

  我思考再三,反复斟酌,却依旧无法说服自己,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,拒绝了这份“铁饭碗”。家人们又开启了一系列地轮番责问,“这么好的机会,多少人挤破脑袋都进不去,你倒好,给你机会还放弃。” “心理咨询根本就没什么前途,走行政管理岗位就往管理层升了,前途光明。”家人的责问似乎又把我推入与世界为敌的深渊,所有人都在强迫我改变自己,收敛锐气,顺从现实的社会规则。

  后来,我尝试了几个私人工作室的面试,越发觉得国内对心理咨询的不专业和不严谨,比如有人只认国家二级证书,却不认学历;有的人评估心理咨询师优秀的标准是接单成功率,即无论用什么方式,只要来访下单,且一次性支付很多次的高额咨询费用;有的人只看高大上的title,像十多年的资深情感专家,育儿首席专家,知名培训师等,而不真实地考察临床实践经验。有的面试官都还不是心理学相关专业的人,也很难探讨与咨询相关的话题,就开始忽悠我加入各种付费课程。还有些招聘要求出现瞧不起年轻未婚咨询师的现象,未满30岁或者未婚的不要申请。

  所有的一切,似乎打破了我回国前的幻想,被现实重重的一击。我收敛了,“找到差不多的工作,就去试试吧。”

  我曾应聘的是“儿童心理辅导师”,面试时也表示需要接待定期的个案,加入后,发现根本没有心理咨询中心,其他所谓的咨询师也只是考了个二级证书,但从未做过咨询。于是我做了很多和咨询无关的工作,比如筹备课程,做会务工作,运营线上公众号,各种课程培训和会议,甚至还跑去路边派传单。

  在另一个工作,入职后确实做了一段时间的心理咨询相关工作,因为没有咨询中心,我从头搭建平台,为后续做心理咨询工作做准备。心理咨询中心搭建起来后,由于无法在短期内有很高的盈利,领导想放弃心理咨询项目,转向高利润的培训。我拒绝了工作调动安排,领导被激怒,用很严肃的话语说道,“首先你要记得你是我们公司的员工,其次才是心理咨询师。”

  经历国内的工作,深刻体会到,很多人只是把心理咨询师的职位当成幌子,很多人慕名而来,却只能失望而归。

  回国将近8个月,跳槽2次,从3个工作离职,第一个工作12天,第二个工作60天,第三个工作5个月。我的梦想被现实一次次击碎,内心被一点点撕裂,几近奔溃。靠着可怜的自尊心,在现实和梦想中,徘徊,挣扎,“放下吧,放下吧,再怎么努力也抵不过现实。”

  在第三个工作时,公司几个学心理专业的同事,自发起学习小组,为了不想让各自学到的专业浪费在无意义的工作中,决心做一个心理科普的公众号,公众号就因此诞生了。之后,在偶然的机会,因为有合适的项目,父母鼓励我开设工作室,给了我起步资金的扶持,还提醒我做好项目规划,当我遇到困难和迷茫时,也会在身边给我打气加油。在他们的帮助下,工作室顺利成立了。工作室主要以线上经营为主,结合中西方文化的临床实践经验和知识背景,传播专业的心理科普,承接个性化的心理健康服务的项目。

  我赶上最后一批咨询师考试,18年初取得资质后,开始申请研究生期间留意的几个网络平台,很顺利地通过各平台的审核,成功入驻,终于开始拥有了自己的咨询来访者。

  那一年,我26岁,脑海中又再次想起未知出处的话,“当你真心想做一件事情,全世界都会给你让路。” 未来会如何,我依旧不清楚,我还会和如今一样,每日定时翻开日程表,在咨询室里或电脑前,等着预约好的来访者的到来,我专心地倾听和陪伴着,而她们讲述着她们的人生情感故事。

  写完这篇故事,我重新地认识了自己、父母以及我相遇过的其他人,再次深刻感受到自己的坚持、父母的支持、以及与其他人的交流碰撞。原来我所经历的,都是我宝贵的资源,也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。心理咨询行业在国内市场仍是刚起步,这条路充满着荆棘,对于已是或者即将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同行处处是挑战,也许只有带着最赤诚而坚定的心,才能走的更远。

  我还想借此机会感谢我的导师,因“非虚构写作”课程的机会,帮助我将十几年的经历和感受串联起来,并书写下来。我从来都是旁观者,这次有幸成为了故事的主人公和记录者,让我有不一样的体验。尽管有些遗憾,并未更深刻地写下自己的经历,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,记录下来。

上一篇:熊大熊二的宫廷斗争7岁的小阴谋家笑到最后
下一篇:愤怒的小鸟2无限金币版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十年都不会涨的股市你还愿意抄底吗?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eventweet.com

大众彩票,大众彩票平台,大众彩票官网,大众彩票开户,大众彩票注册,大众彩票投注,大众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